59(2)

  钱大娘紧紧地搂着钱爱书,青白色的雾状物模糊了她的视线,但她分明看着钱爱书,那双混浊的老眼一眨也不眨,似乎要把他看透、看尽,再铭刻在心里。钱大娘那双只有筋骨的粪叉一样的手不停地抚摸着钱爱书的粗糙松驰的老皮,发出蝉褪皮一样丝啦啦的干燥声响,她的那张没牙的嘴就像扎着的袋口,似乎里面装着活物,不断地蠕动着,吐出一连串混浊的音节。钱爱书竖起耳朵仔细听了半天,才依稀听出她是在说钱爱书小时候在渡槽上怎样的踢

关注微信公众号,回复 梦近寒冬 继续阅读

关注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

微信扫一扫随身随时看

59(2)
梦近寒冬
微信扫一扫随身随时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