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你是狗吗?竟然咬人

  郝染气结,刚刚是他硬要合桌,再说她怎么也得与肖正毅打声招呼才能走吧!   “你怕我影响你们用餐,就换一张桌,是你刚才死皮赖脸的粘着要合桌。”   楚熠脸色再次一沉,寒意四起,郝染看着他的脸色,立马后悔了,她该死的惩什么能,刚刚他就说要远离正毅的,现在她不愿意离开,他心里一定又不顺了。   在她懊恼之际,就感到头上的阴影压了下来,紧接着一股熟悉的气息冲进她鼻内,唇上传来一阵疼痛。   这是某人在咬她,她懵了。   紧接着她就感到一股酸麻的感觉传达四肢百骸,瞬间被他抽掉了气力,身子软绵绵的往下掉,就在她掉下之际时,她的身子被某人一提,再次被压在墙壁上。   突然,暖昧气息四处流窜,墙角上落着一个贴影,密不可分。   郝染的脑子已处于空白,只感到股熟悉的气味把她侵噬,同时沉沦在里头。   说实话,她是迷恋这气味的。四年后还能清楚再次闻到这股气味,甚至与这气味的主人亲密接触,心里那个菊花开的真是灿烂。   可是就在郝染沉迷喜悦之际,某人一脸黑沉的推开了她,一股冷气袭来,让她怔回神,脸上透着迷茫。紧接着传来一声嗤笑。   “如果你不怕被人问起嘴唇上的伤是怎么来的,就尽管回去。”   郝染这才从迷茫中回神过来,心里恼恨,敢情他故意的,故意弄伤她的唇,让她无法回去。   洞穿他的意图后,小脸涨成猪肝色,双瞳闪着被调戏后的愤慨,双手紧握成拳,指甲紧紧的陷在皮肉之上,传来一阵疼痛,但这疼痛却抵不上唇角边上传来的痛疼。   “楚熠,你是狗吗?竟然咬人?”   唇边一定是被他咬破了,现在火辣辣的疼。   本是脸上挂着笑意的楚熠,在郝染的话刚落,脸上的笑即时转换成一层冰霜,阴冷吐了一句。   “你说我是什么?”   郝染看着他的碳灰脸色,不由的缩了一下脖子,接着敛下眸子,后边不敢再言语了,但心里却在腹诽着,说你是疯狗。   “别在心里骂我,有种你就大胆骂出来。”楚熠阴测测吐了一句,复在她肩上的手,狠狠的紧了紧。   郝染打了个怵,暗衬,现在她要是沉默,就简直承认了,只好口不对心应了句。   “臭什么美,你还不值的我骂呢?”   “看来刚刚咬的还不够让你记教训。”阴测的声音如冰山上吹过的一阵冷风。   郝染又是一个哆嗦,他不再是以前的那个对她百依百顺的楚熠了,面前的他是个心里变态的楚熠。   现今楚熠不管从力气,还是气势上讲,她都无法抵抗,所以还是识时务者为俊杰,保命要紧。   刹那间的沉静,让这个安全出口恢复到死寂,微乎其微的除了两人的呼吸声外,再也听不到一点声响。   气氛僵硬,略带丝暖昧,扰的郝染的心剧烈跳动,为了驱散不安的情绪,她只有伸手往唇边的痛处。
第15章 你是狗吗?竟然咬人
总裁的天价新娘
微信扫一扫随身随时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