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何峰


    “今日,谁去探查军情?”
    寂静的大堂被一低沉带有威严的嗓音打破了,随后又是一阵寂静,宛如一潭死水,荡不起一点波澜。
    一众身着土黄色简陋战甲,脚穿陈旧土黄色战靴,手拿劣质兵器的士兵们,各个眼观鼻,鼻观心,闭口不言,充耳不闻,如若石人。
    “何人敢去!”
    声音略有不悦,音调猛然提升,震的大堂中的桌椅晃动不已,不断发出‘咔咔’的声响,似乎下一秒就会崩塌,瓦解。
    坐在首座是一位身着金黄色战袍,头戴一银色盔甲的将军,威严的面上浮现出一丝不耐之色,虎目扫视一圈,正待点兵,一道尖锐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路。
    “何峰去!”
    坐在次席一面白无须,异常俊朗的男子,尖声大声叫道,声音独特,犹如公鸭嗓。
    “哦?”
    将军应道,虎目望向男子。
    随即面上多出一丝不满,侧过头来望着男子:“风轻,为何又是何峰?”
    男子对着另一俊俏异常的身材瘦弱男子指着,大声:“将军,何峰昨天和属下打赌,然后他输了,我们的赌注就是谁输了谁去侦查。”
    “真有此事?”
    将军望着男子道。
    男子点头:“是。”
    将军望向了对着男子怒目而视的何峰:“真有此事?”
    不待何峰发言。
    男子抢着说道:“将军,昨日打赌的时候有很多人都看见了,也听见了,他们都可以作证。”
    说罢,回头对着一众其他士兵示意,挤眉弄眼。
    略微机灵的士兵立马醒悟。
    机灵士兵立马发言,他们可不想去侦查,立马会意,战争将起,九死一生,特别是侦察工作,极为危险,是死亡最大的任务,没人想去。
    “将军,昨日我们都看见了,是何峰输了。”
    “将军,我昨天也看见了,的确是何峰输了。”
    “将军,昨天我是裁判,的确是这么回事。”
    ……
    寂静的大堂轰乱了起来,刚刚宛若石头的士兵们纷纷化为孙猴子,好不热闹。
    “好了。”
    将军敲了敲身前的桌子,发出当当的声响。
    轰乱的大堂顷刻间安静了下来。
    士兵们纷纷望向将军,再次恢复眼观鼻,鼻观心的石头状态。
    “我…”
    何峰目视将军,望见将军那不可置疑的眼神欲言又止。
    他不禁想起前几次的场景,无论自己如何辩解,最后将军依旧让他出去,不若不辩解。
    这次的子虚乌有的理由有多蹩脚就有多蹩脚。
    力量等于地位!
    力量
    何峰怒视着风轻,藏在袖子之中的双手紧紧握拳,捏的咔咔作响。
    随后听见大家左一言右一言的,无奈的叹了口气,拳头也松了下来,他明白,大家都不愿意去侦查,帮扶风轻完全是为了自身的利益,战争将起,处处都是危机。
    每次任务如同死神的亲吻,稍稍运气背一点就是挂掉的结果。
    同时他不断提醒自己,现在已经不是公子哥了,不能再那么任性,更何况,那血海深仇…
    隐忍才是最好的选择。
    “那好,何峰听令。”
    将军眼中闪现一丝无奈,随后环顾一众,望向何峰。
    “是,大人。”
    何峰向前跨出一步,略高挑的他站立在了大堂正中间,如同一高高的竹竿,但却给人一种精炼的感觉,双手抱拳望向将军,显得不卑不亢。
    “速去侦查。”
    何峰应了一声‘是’,然后再恶狠狠的望了一眼男子,快步离去。
    男子对何峰的怒意如若没见,面带讥笑,望着何峰渐渐消失的背影,轻声嘀咕。
    “一个低劣的肉修怎能配得上这么昂贵的面容,活该被派出去。”
    “就凭你这低劣的肉修还敢瞪你风轻大老爷,简直就是找死!”
    “让你得罪本大爷。”
    “本大爷可是快要成为灵武者的人,到时候…”
    望着何峰消失的身影将军先是点头,随后又摇头。
    “都散了吧。”
    将军一声令下,原本正襟危坐的士兵们顷刻间消失在这清冷的大堂内,唯独留下渐行渐远的脚步声。
    风轻微笑着向将军拱了拱手:“大人,属下也去了。”
    “嗯。”
    将军轻轻颔首,面上多出一丝微笑,看上去很真诚:“去吧。”
    风轻慢慢的朝着门外走去,神态倨傲,步态轻浮,面上满是胜利的笑容,整个人如沐清风。
    望着风轻轻浮渐渐消失的背影,将军脸上的一丝微笑猛然散去,眼中闪烁一丝厌恶,随即叹了口气。
    “倒是一个好苗子,可惜得罪了这风轻,风轻虽然品行不佳,但到底是准灵武者,距离那次要人又要近了,不然…”
    将军虎目之中闪烁着一阵浓郁的杀意,冷冷哼道:“换做以前,这种讨人厌的东西怎能让他活在这个世界上。”
    大堂越发寂静,除了略微的呼吸声外多了一丝深冷的杀意。
    初冬天气已经渐凉,一阵凉风袭来。
    何峰皱了皱眉头,不自觉的缩了缩身上略显单薄的战甲,惆怅的望着远方黑压压的山脉。
    无奈的叹了口气,在空中形成一阵雾气。
    ‘力量…’
    双拳紧紧握住,他再次对力量极度的渴望,上一次已经过了一年了。
    公元3333年,星球一片混乱,距离2333年元气大爆发之后已经过去了一千年,千年变化万千。
    星球被强者划分为数个地域。
    其一便是何峰所处的低级地域,名为龙域。
    龙域常年战乱,诸侯国林林总总,大小不一,存在无数国度,此刻他便身处在文风国之中,文风国是龙国的附属小国,同时也是交战之处。
    龙域以力量为尊,修炼之法数不胜数,修炼方向十分简单,分为肉修和灵修,人人皆可成为肉修,肉修前期脆弱,只有到了强大境界才能脱颖而出,但依旧比灵者低一个等级的战斗力,是炮灰级别的人物。
    灵修,以异种灵魂灌体获得奇异能力。
    理论上人人都可以成为灵者,但能成为灵者却寥寥无几。
    灵者需要灵武石进行灌灵,但不是每一颗灵武石都可以,每个人只能有一颗或者几颗灵武石可以进行灌灵,但奈何大路上的灵石多如牛毛,诸多人一辈子也碰不见。
    也有人年老才碰见,成就一番霸业。
    龙域处处都是游荡者,其中能人异士比比皆是。
    龙域有习俗,无论高贵贫贱,当成年之时便出门寻找灵武石,何峰当年就是如此,但数年过去,找到了无数灵石却没有任何适合他的。
    这一走就是数年,当他心灰意冷的返家时,家…——
    趾高气昂的风轻漫步走出大堂,对今天的行为极度的满意,脑中满满都是将军之前的笑容,他能感觉到将军大大的善意,顿时感觉自己前途大亮。
    他不禁遥想未来,自己美人当怀,部下成群的威武模样,一世豪强,名传千古!
    当自己回到家族之中那些曾近高高在上的长辈的各种表情。
    没来由,心情又好了几分。
    刚出门,恰好看见发愣的何峰。
    “何峰!”
    正当何峰思绪拉扯着回忆,一尖锐的声音打断了他。
    风轻正踏步而来,伸手指着何峰的脑袋,夸张的叫唤着:“你杵在这里做什么?”
    “还不快去侦查,难道你想拖延战斗局势,违抗军令?”
    接连两个大帽扣在何峰的脑上,让何峰恼火不已,怒目而视:“你…”
    “你什么你啊!”
    风轻嗤笑道:“难道我们的何峰壮士想和我来一场决斗?”
    “我真的好怕啊!”说罢摆出一弱小的表情。
    何峰全身颤抖,有点压制不住自己的怒气,随后眼中扫过风轻身上散发着淡淡的银色光芒,只能压制住自己的怒气,紧紧握住双拳。
    也没多话,转头就走。
    “哈哈。”风轻尖声笑道:“果然是无胆匪类。”
    “废物,可敢与你风轻大爷一战。”
    望着渐渐消失的背影。
    风轻再次高笑一阵。
    他可不相信何峰敢和自己决斗,军队虽然有些散乱,但是规矩却森然,能成为灵武者的人都是上人,享受着高人一等的待遇。
    袭击上人是要触碰法律法规。
    更何况自己已经快要成为灵武者了,区区一个肉修还能掀起什么波浪。
    “除去你,本大爷就是军队中最帅的人了。”
    风轻爱惜的抚摸着自己的俊朗的面庞,望着已经没了影子的方向,眼中闪烁一阵寒光:“先让你蹦挞一段时间,等战斗起了…”
    何峰重重的吐了口气,随后狠狠的吐了口浓痰,击在地上发出‘啪’的声响,好似要将怒气全部喷出。
    随着浓痰吐出,全身渐渐不再颤抖。
    不过依旧面色阴沉。
    “风轻,待我崛起时,必杀你!”
    何峰忘不了这段时间这小人对自己的压迫,如跗骨之虫,时时刻刻都想方设法的算计,让他极度恶心。
    再一次深深的呼了口气,阴沉的面孔才渐渐消失。
    战争将起,城内的每一个人都神经紧绷,城门的守卫更是如此,检查力度大大提升,手持着精良武器,仔细的排查着过路人。
第一章 何峰
疾风之灵
微信扫一扫随身随时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