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地洞


    原本被岁月侵袭斑驳的老城墙,此刻正被工匠们细心的加固着,不漏掉一个细节部位,让其焕然一新,又变得年轻了起来,变得健壮。
    每当战士们看着茁壮成长的城墙,内心的骄傲感,安全感无形中提升了不少。
    何锋漫步而来,微笑着和城门的守卫打了个招呼。
    守卫也报以笑容:“何峰,又出去执行任务啊。”
    “是的。”
    何峰笑着回应道。
    执行任务多了,天天从城门经过,两人也算得上熟识了。
    守卫笑着打趣了一会儿,在看过了军令之后,将城门打了开来。
    东城门旁是茂密的森林,郁郁葱葱极为美丽,奇珍异树,数不胜数,奇花异兽,美不胜收。
    出了城门,何峰小心翼翼的顺着一条常走的小路,猫着腰,如同一只敏捷的猎豹,很快消失在守卫的视野当中。
    在森林中快速走动的何峰神经却没有丝毫放松,他清晰记得上个月关系较好的一人,就是命丧在这茂森的森林中,被一支尖锐的箭穿透了身体,然后钉在大树上,吐着鲜血去见了阎王。
    一路风平浪静,前方便是敌军的营地范围了。
    “希望这一次顺利完成任务。”
    何峰心中暗道,脚步也放轻了不少,格外谨慎起来。
    一路风平浪静。
    正待他将警戒物放下。
    ‘咻!’
    何峰忽然听见了锐利的声响,本能向左轻轻移动,这时,一只长箭擦着他的耳朵击穿了身后的小树,惊的他一身冷汗,耳朵被风刮的生疼。
    何峰惊慌的怪叫一声。
    身子微微低矮一些,蹲在了草丛中。
    如果不是刚刚的本能,现在他已经和之前的朋友相聚了,在阎王面前把酒言欢。
    眺眼望去。
    一群身穿绿色战甲,手拿弓箭,身上穿着精良装备的弓箭手们站立在不远处,将四周团团围住,正拉着满弓,将周围的路全部封锁住了。
    将他团团包围在中间。
    在阳光的反射下,箭的尖端散发着阵阵深冷的寒光。
    “敌军!”
    心脏咚咚直响,何峰尽量压制自己的惊慌,猫着身子,小心翼翼的在草丛中走动,避免晃动草丛。
    弓箭没有再次射来,或许是因为不能确定自己的方位。
    不射则已,一射毙命。
    敌军见面都是不死不休的场面。
    冷静下来的何峰,大脑飞快的转着,思考如何离去。
    “怎么办!”
    被弓箭手团团围住后果不堪设想。
    忽然,何峰猛的拍了下脑袋,心中暗道:“对了,上次来这里时,似乎看见一个地洞,或许可以从洞中逃走。”
    “那时还和他们打趣,说洞有多深,或许可以从那里逃出去。”
    “洞?”
    何峰一边努力的回忆着,一边寻找着。
    “我记得那地洞就在草丛附近。”
    “那地洞似乎周围有很多低矮的树木。”
    想到这,何峰迅速的扫视周围,不知是不是幸运女神关注着他,高度紧张的他敏锐的发现,那个地洞恰好在不远处。
    他还没高兴完,立马被现实泼了一脸冷水,距离那洞穴中央位置有一块两米多的空地,光秃秃的,没有任何植物,石块遮掩。
    “艹!”
    何峰顿时感觉头皮发麻,暴露自己身体的一刻足以致命,微微一阵思量,咬咬牙:“拼了!”
    他可不认为自己正面能从这些弓箭手中逃生,敌军的弓箭兵在周边国家都是有名的,更何况周围已经牢牢封锁,他那低劣的实力不可能有逃生的机会。
    地洞是唯一的机会!
    这关键时刻来不得犹豫。
    抓起身旁一拳头大小的石块向一个方向丢去。
    ‘咻!’
    ‘啪!’
    一根箭羽飞射而来,恰好钉在石块上,力道恰好,箭羽与石头相接触之后同时轻轻落地,石头只是微微有了一些裂痕,箭羽完好无损。
    这时。
    何峰猛然冲出,如同猛蛇出洞,速度极快,眼看就要跳入洞中。
    一根红色的箭羽带着‘咻咻’的破空声从一旁不远处的灌木中冲击而来,宛如一细短的毒蛇,狠狠的咬向何峰。
    何峰刚刚跳入洞中。
    便感觉到屁股一阵疼痛,火辣辣的,还没让他感觉更多的疼痛,半个屁股忽然麻了起来,肿的老高。
    有毒!
    但他却没有时间去拔箭疗伤。
    来不及思考已经滚入地洞之中。
    地洞一片漆黑。
    根本不能站稳,只能往下冲刺。
    利用脚下的皮靴不断与地面摩擦。
    不断的弹跳,防止自己跌倒。
    地洞外。
    身着绿色战甲的弓箭兵,慢慢向前,将地洞入口包围了一圈,手中弓箭依旧狰狞的张着巨口,一旦发现目标,毒蛇般的利箭便会喷出。
    “队长?”
    一个高个的弓箭兵对另一稍稍瘦小的男子,小心翼翼的问道。
    队长从队伍中走了出来,趴在地上,伸头望了望深不见底的地洞,抓起一石头,丢在其中,静静聆听,半天也没落地声响。
    “走吧。”
    队长招了招手:“只是一个侦察兵,中了我的箭毒加上这洞的深度,应该活不了了,我们快去完成我们的任务。”
    “是。”
    弓箭兵们齐齐道,随后跟着队长,熟练的窜入森林,整齐一致。
    大滴大滴的汗水从何峰身上落下,他感觉到身体变得虚弱起来,面色有点发白,毒素已经蔓延到了全身,阵阵睡意侵袭着脑部神经,让他身体一阵发软,头脑昏沉。
    又是一阵奔跑。
    终于,他抵抗不住强大的睡意,两眼闭了起来,昏了过去。
    当何峰再次醒来时发现,自己不再地洞中滑行了,而是躺在一用草堆起来的简易床上,草堆虽然并不是十分干燥,但却有着淡淡的清香,腻人心扉。
    身体已经没有了麻意,屁股上的箭羽也消失了踪迹,全身湿漉漉的,唯独屁股的刺痛告诉着他刚刚发生的不是梦。
    静静的空间中只能听见阵阵轻微的水滴声在不断回荡。
    “你醒了?”
    一苍老而微弱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
    昏暗的灯光挥洒在这里,只能隐隐约约看见一些事物。
    不远处。
    那是一身材高大,却极其瘦弱的老人,老人满头银丝,面黄肌瘦,一眼望去,如同将朽之人,面上带着淡淡的笑容,略显和蔼。
第二章 地洞
疾风之灵
微信扫一扫随身随时看